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共债风险抬头 信用卡监管趋严

时间:2019-09-25

亚洲财经网4天前我想分享

受监管收紧和部分资产及信用风险暴露的影响,2019年上半年多家上市银行信用卡贷款增速明显回落。同时,在发布信用卡资产数据的8家上市银行中,该领域7家银行的不良率有所上升。分析人士认为,这与消费债务和宏观经济波动有关。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表示,信用卡贷款质量与去年以来p2p等网络借贷平台的“霹雳”有关。另一方面,受去年信贷整体收紧的影响,信用卡背后的主体在兑现资质较差、信贷资源渠道薄弱的部分存在困难。特别是2017年,我国信用卡业务快速扩张,发卡量增加的同时,客户资格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增加了不太合格借款人的比例。

不过,他强调,近年来,中国信用卡贷款发展迅速。与国际经验相比,目前我国信用卡各项指标仍处于相对安全的水平。

总体增长率呈收缩趋势。

具体来看,农行发卡量和透支量增速明显放缓,上半年仅农行发卡量超过1亿张。其他银行方面,上半年国内银行注册信用卡(含准信用卡)减少8万张,上半年累计消费约1.42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90%,透支余额4546.77万元。亿元,比上年末下降10%。上半年工行新发卡345万张,透支6281.73亿元,比上年末小幅增长0.27%。上半年,建行和中行分别发行了660万张新卡和767万张新卡。信用卡透支分别为672.148亿元和4576.76亿元,分别增长3.19%和7.35%。

在整个行业中,央行最近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到2019年上半年末,包括信用卡和信用卡在内的银行卡还款信贷余额为7.23万亿元,同比增长5.55%年初收入6.85万亿元。 2018年,银行卡信贷余额全年增长23.33%。信用卡贷款余额从2009年底的不足0.25万亿元迅速增加到2018年6月底的6.26万亿元,年均增长率为50%。

在谈到原因时,招商银行副行长王建中表示,招商银行信用卡增速略有放缓,但预期目标是因为招商银行根据风险情况实现了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主动适当控制了信用卡的增长。

坏率上升

信用卡规模的增长率已经缩小,部分原因是银行的积极调整,但也存在风险上升等因素。

《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逾期半年的信用卡未偿还信用额度突破800亿元,达到838.84亿元,同比增长5.19%,占信用卡余额的1.17%。事实上,这种趋势在去年第四季度开始出现。许多银行调整了信用卡业务的收入结构,控制了信用卡贷款增量。

针对不同银行,交通银行信用卡透支不良率为2.49%,比去年末提高0.97个百分点;信用卡不良率为2.38%,比去年末提高0.57个百分点。浦东发展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也迅速上升,信用卡交易额1.04万亿元,比上年增长25.69%;信用卡业务总收入282.99亿元,比上年增长2.49%;信用卡贷款不良率为2.38%,比上年末提高0.57个百分点。

为了探究背后的原因,许多银行的中期报告多次提到“共同债务”。

“受外部因素影响,如国际国内经济和金融形势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以及共同债务风险上升,整个消费金融业的风险有所增加,但整体风险表现仍然相对较低。”平安银行表示自2017年底以来,该银行已提前实施风险政策调整,重点关注预防共同债务风险。同时,在共同债务,高负债,高风险等领域为客户采取了配额控制和谨慎信贷等措施,有效控制和降低了高风险客户的比例。与新发行的商业资产质量相比,质量稳定。预计这些控制措施的优化效果将在2019年下半年逐步显现。

信用卡不良率的唯一下降是中信银行。银行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86.78亿元,不良率为1.74%,比上年末下降0.11个百分点。然而,该银行在中期报告中仍然提到“两个因素的结合导致信用卡业务风险上升”。自2018年以来,现金贷款,互联网消费贷款,P2P平台和其他市场借贷实体不断增加,债务风险不断增加,市场共同负债客户群的质量大幅波动。这种风险倾向于传递给信用卡行业。同时,随着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部分地区和行业从业人员的就业和收入稳定受到影响,从而导致部分客户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

监管对信用卡风险的关注

监管已开始加强信用卡业务产生的各类风险。不久前,北京银监会发布了《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并将13项措施中的5项直接指向信用卡业务,这表明了关注度。

《意见》指出,辖区内的银行应加强对大额信用卡透支和现金分期资金流动的监控,确保个人信用卡透支用于消费领域,不应用于非消费者生产,经营和投资等领域;本文分析了小额信用卡还款和环保夹克等新信用的风险特征,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信用风险延伸风险,银行集聚和跨境洗钱的共同债务风险。

在加强信贷额度管理方面,《意见》指出,辖区内的银行应至少每年检查一次客户信用额度,同时合理设定临时配额的频率,有效期和时间间隔,而单笔临时增加的金额不应超过一笔。结算周期。对此,北京银监局表示,要求主要是为了防止临时配额临时增加和临时配额不断增加的问题。

在此之前,上海银行业保险监管局7月份开设了7张信用卡业务相关机票,全部涉及“不遵守信用额度管理系统”。

一些地方监管机构向《金融时报》记者透露,信用卡监管得到了加强。一方面是防止信用卡等资金流入其他领域,另一方面是防范共同债务风险,提高居民杠杆率。

此外,“信用卡债务的代理处理”也受到监管方面的担忧。据广东省保监局介绍,监管部门最近收到消费者的反馈,称“威权主义者”通过微信集团和QQ群进行虚假宣传,误导和咒骂消费者向监管部门和银行投诉,虚假声称“代理处理” ”。信用卡债务的资格,提供统一的投诉模板;通过虚构的消费者身份获得代理资格,作为消费者与银行“处置”信用卡债务。

对此,广东银宝监察局提醒个人消费者:一,不应轻易向陌生人透露个人信息,防止非法使用;第二,正确使用卡片,合理消费,以免产生还款纠纷;如果对卡账户有任何疑问,应通过官方渠道进行沟通。第四,争议必须通过正规渠道解决。

全球热点投资金三角经济特区数字产业基地

收集报告投诉

受监管收紧,部分资产和信用风险敞口的影响,2019年上半年多家上市银行信用卡贷款增速明显下降。与此同时,在发布信用卡资产数据的八家上市银行中,有7家银行进入市场。该领域的不良率已经上升。分析师认为,这与消费者债务和宏观经济波动有关。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表示,信用卡贷款质量与去年P2P在线借贷平台的“轰炸”有关。另一方面,由于去年整体信贷紧张,信用卡背后的主体是资质和信用不良。使用较弱的资源访问权限很难兑换部分。特别是2017年,中国的信用卡业务迅速扩张,卡的数量上升也伴随着一定程度的客户资格,这增加了资质较差的借款人比例。

不过,他强调,近年来,中国的信用卡贷款发展迅速。与国际经验相比,中国目前的信用卡指标仍处于相对安全的水平。

整体增长率正在萎缩

具体而言,大兴的发行量和透支额增速明显放缓,仅上半年农业银行发卡的数量突破1亿。在其他银行中,中国银行的国内信用卡账号(包括准信用卡)为7147万,上半年减少了8万。上半年累计消费约1.42亿元,同比下降2.90%;透支余额为4546.77亿元。比去年年底下降10%。上半年,中国工商银行新增发卡量345万张,信用卡透支额为6281.73亿元,比上年末略有增长0.27%。今年上半年,建行和中国银行发行了660万张新卡和767万张卡。信用卡透支额分别为671.14亿元和4576.76亿元,分别增长3.19%和7.35%。

在整个行业中,央行最近公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包括信用卡和贷款到债务卡在内的银行卡信贷余额为7.23万亿元,而6.85万亿元人民币在年初。增加5.55%。 2018年,银行卡信贷余额年增长率达到23.33%。信用卡贷款余额数据从2009年底的不足0.25万亿元迅速增加到2018年6月底的6.26万亿元,年均增长率为50%。

在谈到原因时,招商银行副行长王建中表示,招商银行的信用卡增长略有放缓,但已达到预期目标。这是因为根据风险情况,招商银行自去年第四季度以来主动控制信用卡增长。战略。

不良贷款率上升

信用卡规模的增长速度已经缩小。部分原因与银行的积极调整有关,但也存在风险提升等因素。

《2019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半年逾期的信用卡已超过800亿元,达到838.4亿元,比上月增长5.19%,占信用卡应收账款余额的1.17%。事实上,这种现象在去年第四季度开始暴露,许多银行调整了信用卡业务的收入结构,并控制了信用卡贷款的增加。

针对不同银行,交通银行信用卡透支率为2.49%,较上年末大幅提升0.97个百分点;信用卡贷款不良率为2.38%,比上年末提高0.57个百分点。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不良率也在迅速上升。银行信用卡交易额1.04万亿元,同比增长25.69%;信用卡业务总收入282.99亿元,同比增长2.49%;信用卡贷款不良率为2.38%,比上年末提高0.57。百分比。

调查背后的原因是许多银行的中期报告中多次提到“共同债券”。

“受外部因素影响,如国际国内经济和金融形势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以及共同债务风险上升,整个消费金融业的风险有所增加,但整体风险表现仍然相对较低。”平安银行表示自2017年底以来,该银行已提前实施风险政策调整,重点关注预防共同债务风险。同时,在共同债务,高负债,高风险等领域为客户采取了配额控制和谨慎信贷等措施,有效控制和降低了高风险客户的比例。与新发行的商业资产质量相比,质量稳定。预计这些控制措施的优化效果将在2019年下半年逐步显现。

信用卡不良率的唯一下降是中信银行。银行信用卡不良贷款余额86.78亿元,不良率为1.74%,比上年末下降0.11个百分点。然而,该银行在中期报告中仍然提到“两个因素的结合导致信用卡业务风险上升”。自2018年以来,现金贷款,互联网消费贷款,P2P平台和其他市场借贷实体不断增加,债务风险不断增加,市场共同负债客户群的质量大幅波动。这种风险倾向于传递给信用卡行业。同时,随着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部分地区和行业从业人员的就业和收入稳定受到影响,从而导致部分客户的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

监管对信用卡风险的关注

监管已开始加强信用卡业务产生的各类风险。不久前,北京银监会发布了《关于加强银行卡风险防控的监管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并将13项措施中的5项直接指向信用卡业务,这表明了关注度。

《意见》指出,辖区内的银行应加强对大额信用卡透支和现金分期资金流动的监控,确保个人信用卡透支用于消费领域,不应用于非消费者生产,经营和投资等领域;本文分析了小额信用卡还款和环保夹克等新信用的风险特征,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信用风险延伸风险,银行集聚和跨境洗钱的共同债务风险。

在加强信贷额度管理方面,《意见》指出,辖区内的银行应至少每年检查一次客户信用额度,同时合理设定临时配额的频率,有效期和时间间隔,而单笔临时增加的金额不应超过一笔。结算周期。对此,北京银监局表示,要求主要是为了防止临时配额临时增加和临时配额不断增加的问题。

在此之前,上海银保监管局7月份共开出7张信用卡业务相关罚单,均涉及“不符合信用额度管理制度”。

一些地方监管机构向《金融时报》记者透露,信用卡监管得到加强。一方面是防止信用卡等资金流入其他领域,另一方面是防范共同债务风险,推高居民杠杆率。

此外,“代理处置信用卡债务”也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据广东保监局介绍,监管部门近期收到消费者反馈,称“权威人士”通过微信群和QQ群进行虚假宣传,误导和咒骂消费者向监管部门和银行投诉,谎称“代理处置”。信用卡欠债资格,提供统一的投诉模板;通过虚构消费者身份取得代理资格,充当消费者向银行“处置”信用卡欠债。

对此,广东银保监管局提醒广大消费者:一是不要轻易向陌生人泄露个人信息,防止非法使用;二是正确使用信用卡,合理消费,以免产生还款纠纷;如有任何疑问信用卡账户,应该通过官方渠道进行沟通。第四,争端必须通过正式渠道解决。

全球热点投资金三角经济特区数字产业基地

  • 友情链接:
  • 康乐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lojasnipon.com 技术支持:康乐信息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