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17万人脸数据被公开售卖,专家:可能用作“换脸”诈骗

时间:2019-10-06

  支付圈2019.9.16我要分享

  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在网络商城中有商家公开售卖“人脸数据”,数量达17万条。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多名数据里的被拍摄者,他们均表示从未授权任何人采集他们的脸部数据。网络专家表示,虽然目前尚未听说有人利用人脸数据进行不法活动,但人脸的肖像、数据结合其他个人信息,可能被用来“换脸”诈骗。律师表示,网售公民人脸数据或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权和肖像权,也存在侵犯公民信息安全的问题。

  截至北青报记者发稿时,网络商城运营方已认定涉事商家违规,涉事商品已被下架处理。

  网售人脸数据17万条 ,包含器官轮廓和颜值指数

  超过17万条人脸数据样本,居然可以在网上买到?近日,北青报记者在一家网络商城中发现,有商家公开兜售“人脸数据”,数量约17万条。在商家发布的商品信息中可以看到,这些“人脸数据”涵盖2000人的肖像,每个人约有50到100张照片,此外,每张照片搭配有一份数据文件,除了人脸位置的信息外,还有人脸的106处关键点,如眼睛、耳朵、鼻子、嘴、眉毛等的轮廓信息等。

  数据中还能提供人物性别、表情情绪、颜值、是否戴眼镜等信息。

  商家在商品说明中称,数据中并不提供所涉及人物的人名和身份证号等信息,也不得用于违法用途。

  

  北青报记者以买家的身份联系售卖前述人脸数据的商家,商家称其售卖的人脸样本中,一部分是从搜索引擎上抓取的,另一部分来自境外一家软件公司的数据库等。但据此前的媒体报道,该商家所提到的软件公司开发的人脸数据库曾多次被指侵犯他人的隐私权,并被曝出在将人脸信息收入数据库前未征得被收录人同意。最终该数据库于今年6月份悄然删除。

  该商家称,从发售至今,他已多次卖出这些数据。“这些人可能买回去做人脸模型的训练,或者做一些计算机视觉的工作。”

  

  “我这个数据不要用来做违法的事情,而且我也不知道数据中的人都是什么人。”该商家表示,自己平时从事人工智能的相关工作,因此收集了很多人脸数据,发售出来“也就是挣个饭钱,以后有新的数据我还可以免费赠送给买过的人”。

  北青报记者获取到了该商家售卖的数据包,其中确实包括2000个文件夹,每个文件夹里都有数十张照片和相应的数据文件。一些照片属于知名演艺界人士,也有一部分照片来自医生、教师等市民群体,还有部分照片为未成年人。这些照片的清晰度并不相同,相比一部分非常清晰的照片,有一小部分的照片较为模糊,很难分辨清楚。

  北青报记者发现,每张照片都有一个同样文件名的json数据文件,记者随机选取了一名面露微笑的男子照片,其数据文件中,用英文记录着不少位置信息,在这些信息前可以看到左眼、右眼、鼻子等字样。数据中还记录了照片中的人为32岁的没戴眼镜的男性。

  数据中确实包含有照片中人物情绪的信息,但并不是直接指出人物流露出了哪种情绪,而是将情绪分成悲伤、中性、困惑、气愤、惊讶、恐惧、开心等指数,该微笑男子的情绪指数中,开心指数高达99.8,惊讶指数为0.2,其余各项情绪指数均为0。颜值也是通过指数来表现,这张照片的男性颜值指数约为61.9,女性颜值指数约为64.9。

  该照片数据中还有皮肤状况指数,分别为黑眼圈指数2.7,污渍指数19.9,粉刺指数3.1以及健康指数20.9。此外,头部姿势、眼睛嘴巴的张开程度等都有相应的指数。

  图片当事人称从未授权他人采集或出售数据

  北青报记者辗转联系到有肖像出现在数据包中的当事人,广西的一名医生李先生在获悉自己的照片和脸部数据被人网上贩卖后非常震惊。他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从未授权任何人采集自己的脸部数据,也没有允许过任何人出售自己的照片和脸部数据,“我觉得这个应该属于违法行为了,我感觉我的隐私权受到了侵害。”

  另一名在北京某大学任教的老师陈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从来不知道有人收集了他的脸部数据,无法接受有人用这些数据牟利。“有的照片确实是我们学校官网发布过的,但我不觉得这些照片就能不经过我允许去用来采集数据了。”

  杭州又拍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程师云飞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尚未听说有人利用人脸数据去进行不法行为的案例,“一般来说,现在有些训练人脸识别AI的企业会收集一些人脸数据去训练人工智能,给机器越多的数据去训练,其准确度就越高。但17万个数据的数量还是非常罕见的,特别是每个数据还有相对应的信息标注,更是不多见。”

  但云飞表示,从理论上来说,人脸数据被随意出售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如果收集到某个人足够详细的肖像和人脸数据,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实现实时换脸,搭配其他一些音频仿真技术及个人隐私信息的话,用来视频聊天诈骗可能就具有很强的迷惑性。”

  云飞建议,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一些需要上交个人信息的电子服务,应该多思考一下,对于一些非金融类或者不太重要的服务,不建议用户开通人脸识别等功能,“最后,不要随意使用一些不靠谱的APP、软件等,如果不再使用一些授权人脸识别的服务,记得及时注销账号,并督促服务方销毁个人的人脸数据。”

  律师称非法采集人脸数据或侵权,涉事商品已下架

  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熊超表示,网上售卖人脸数据,除了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权、肖像权之外,还涉嫌侵犯了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民法总则规定了公民享有肖像权、隐私权等的权利,也规定了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受到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要想获得他人的信息,都应当依法取得,并且要确保信息安全,不能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的个人信息,更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公开他人的个人信息。“从网络出售个人人脸数据这个情况来看,属于侵犯公民的肖像权、隐私权和个人信息安全。尤其是在出售时没有获得公民的许可,这种行为是明确违反法律规定的。”

  熊超律师同时表示,也希望相关方面对于人脸识别技术和由此产生的数据尽快出台相关制度或者法律规定,让老百姓的个人脸部数据获得更好的保护。

  北青报记者就网售的人脸数据情况向网络商城平台运营方进行了举报,经运营方核实,确认该商家销售的人脸数据不符合平台的销售规则,平台运营方称将立即进行相应的处理。截至9日下午5时30分,该商品已被下架。

  收藏举报投诉

  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在网络商城中有商家公开售卖“人脸数据”,数量达17万条。北青报记者联系到多名数据里的被拍摄者,他们均表示从未授权任何人采集他们的脸部数据。网络专家表示,虽然目前尚未听说有人利用人脸数据进行不法活动,但人脸的肖像、数据结合其他个人信息,可能被用来“换脸”诈骗。律师表示,网售公民人脸数据或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权和肖像权,也存在侵犯公民信息安全的问题。

  截至北青报记者发稿时,网络商城运营方已认定涉事商家违规,涉事商品已被下架处理。

  网售人脸数据17万条 ,包含器官轮廓和颜值指数

  超过17万条人脸数据样本,居然可以在网上买到?近日,北青报记者在一家网络商城中发现,有商家公开兜售“人脸数据”,数量约17万条。在商家发布的商品信息中可以看到,这些“人脸数据”涵盖2000人的肖像,每个人约有50到100张照片,此外,每张照片搭配有一份数据文件,除了人脸位置的信息外,还有人脸的106处关键点,如眼睛、耳朵、鼻子、嘴、眉毛等的轮廓信息等。

  数据中还能提供人物性别、表情情绪、颜值、是否戴眼镜等信息。

  商家在商品说明中称,数据中并不提供所涉及人物的人名和身份证号等信息,也不得用于违法用途。

  

  北青报记者以买家的身份联系售卖前述人脸数据的商家,商家称其售卖的人脸样本中,一部分是从搜索引擎上抓取的,另一部分来自境外一家软件公司的数据库等。但据此前的媒体报道,该商家所提到的软件公司开发的人脸数据库曾多次被指侵犯他人的隐私权,并被曝出在将人脸信息收入数据库前未征得被收录人同意。最终该数据库于今年6月份悄然删除。

  该商家称,从发售至今,他已多次卖出这些数据。“这些人可能买回去做人脸模型的训练,或者做一些计算机视觉的工作。”

  

  “我这个数据不要用来做违法的事情,而且我也不知道数据中的人都是什么人。”该商家表示,自己平时从事人工智能的相关工作,因此收集了很多人脸数据,发售出来“也就是挣个饭钱,以后有新的数据我还可以免费赠送给买过的人”。

  北青报记者获取到了该商家售卖的数据包,其中确实包括2000个文件夹,每个文件夹里都有数十张照片和相应的数据文件。一些照片属于知名演艺界人士,也有一部分照片来自医生、教师等市民群体,还有部分照片为未成年人。这些照片的清晰度并不相同,相比一部分非常清晰的照片,有一小部分的照片较为模糊,很难分辨清楚。

  北青报记者发现,每张照片都有一个同样文件名的json数据文件,记者随机选取了一名面露微笑的男子照片,其数据文件中,用英文记录着不少位置信息,在这些信息前可以看到左眼、右眼、鼻子等字样。数据中还记录了照片中的人为32岁的没戴眼镜的男性。

  数据中确实包含有照片中人物情绪的信息,但并不是直接指出人物流露出了哪种情绪,而是将情绪分成悲伤、中性、困惑、气愤、惊讶、恐惧、开心等指数,该微笑男子的情绪指数中,开心指数高达99.8,惊讶指数为0.2,其余各项情绪指数均为0。颜值也是通过指数来表现,这张照片的男性颜值指数约为61.9,女性颜值指数约为64.9。

  该照片数据中还有皮肤状况指数,分别为黑眼圈指数2.7,污渍指数19.9,粉刺指数3.1以及健康指数20.9。此外,头部姿势、眼睛嘴巴的张开程度等都有相应的指数。

  图片当事人称从未授权他人采集或出售数据

  北青报记者辗转联系到有肖像出现在数据包中的当事人,广西的一名医生李先生在获悉自己的照片和脸部数据被人网上贩卖后非常震惊。他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从未授权任何人采集自己的脸部数据,也没有允许过任何人出售自己的照片和脸部数据,“我觉得这个应该属于违法行为了,我感觉我的隐私权受到了侵害。”

  另一名在北京某大学任教的老师陈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从来不知道有人收集了他的脸部数据,无法接受有人用这些数据牟利。“有的照片确实是我们学校官网发布过的,但我不觉得这些照片就能不经过我允许去用来采集数据了。”

  杭州又拍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程师云飞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尚未听说有人利用人脸数据去进行不法行为的案例,“一般来说,现在有些训练人脸识别AI的企业会收集一些人脸数据去训练人工智能,给机器越多的数据去训练,其准确度就越高。但17万个数据的数量还是非常罕见的,特别是每个数据还有相对应的信息标注,更是不多见。”

  但云飞表示,从理论上来说,人脸数据被随意出售还是存在一定的风险。“如果收集到某个人足够详细的肖像和人脸数据,通过技术手段可以实现实时换脸,搭配其他一些音频仿真技术及个人隐私信息的话,用来视频聊天诈骗可能就具有很强的迷惑性。”

  云飞建议,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一些需要上交个人信息的电子服务,应该多思考一下,对于一些非金融类或者不太重要的服务,不建议用户开通人脸识别等功能,“最后,不要随意使用一些不靠谱的APP、软件等,如果不再使用一些授权人脸识别的服务,记得及时注销账号,并督促服务方销毁个人的人脸数据。”

  律师称非法采集人脸数据或侵权,涉事商品已下架

  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熊超表示,网上售卖人脸数据,除了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权、肖像权之外,还涉嫌侵犯了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民法总则规定了公民享有肖像权、隐私权等的权利,也规定了公民的个人信息安全受到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要想获得他人的信息,都应当依法取得,并且要确保信息安全,不能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的个人信息,更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公开他人的个人信息。“从网络出售个人人脸数据这个情况来看,属于侵犯公民的肖像权、隐私权和个人信息安全。尤其是在出售时没有获得公民的许可,这种行为是明确违反法律规定的。”

  熊超律师同时表示,也希望相关方面对于人脸识别技术和由此产生的数据尽快出台相关制度或者法律规定,让老百姓的个人脸部数据获得更好的保护。

  北青报记者就网售的人脸数据情况向网络商城平台运营方进行了举报,经运营方核实,确认该商家销售的人脸数据不符合平台的销售规则,平台运营方称将立即进行相应的处理。截至9日下午5时30分,该商品已被下架。

  • 友情链接:
  • 康乐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lojasnipon.com 技术支持:康乐信息网| 网站地图